银保监规范车险市场利剑出鞘:24个地市级机构车险业务被停

本报记者李致鸿北京报道

“叫停业务+高管谈话”,监管部门正双管齐下整顿车险市场。

导读

记者近日从相关渠道独家获悉,被叫停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保险机构分支机构数量还在持续增加。截至3月5日,今年以来,9地银保监局已先后对26家计划单列市、地市级的保险机构,釆取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银保监会建议各地银保监局多措并举促进车险高质量发展,通过奖优罚劣的监管导向,纠正公司重规模、轻服务、轻效益的观念,推动行业更加注重效益优先,不断提高行业的经营效率。

这26家地市级保险机构分别来自8家法人财险公司。记者同时获悉,银保监会财险监管部近期已召集这8家财险公司主要负责人进行集体监管谈话,8家公司主要负责人在会上作了表态发言。

车险强监管持续袭来。

在严峻的行业形势下,监管部门对车险市场乱象整治的魄力与决心之大,不言自明、远超预期。

2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银保监会于近期向各地银保监局下发关于近期车险市场监管情况的通知。截至目前,浙江、广西、安徽、河南、四川、山东、青岛、新疆、山西等9地银保监局在查实公司未按规定使用报批的车险条款费率的违法违规行为后,先后对24个计划单列市和地市级保险机构采取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26家地市险企车险被叫停

被叫停的公司中,共涉及8家财险公司,其中平安财险首当其冲,共计8个;人保财险紧随其后,达到7个;太平财险4个;国寿财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永安财险和北部湾财险各1个。

今年1月初,上海证券报独家报道“浙江及广西银保监局叫停5家地市级保险机构商业车险业务”。

三大违规原因

2月21日,记者获悉,银保监会财险监管部向各银保监局发送《关于近期车险市场监管有关情况的函》。该函内容显示,截至2月20日,浙江、广西、安徽、河南、四川、山东、青岛、新疆、山西等9地银保监局,已先后对24家计划单列市和地市级保险机构,釆取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

自2015年6月商业车险改革启动以来,阶段性成效已经逐步显现,包括消费者获得感持续提升,保障能力不断扩大,社会管理功能得到更好发挥等。

记者最新获悉,此后又分别有1家保险公司的四川乐山市分公司、1家保险公司的四川广安市分公司,被叫停了商业车险业务。

然而,当前车险市场中的违法违规问题比较突出。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2018年银保监会、各地保监局向保险业累计发布了近50张监管函,近1350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其中车险领域曝光度颇高。

截至3月5日,今年以来,在监管部门查实公司未按规定使用报批的车险条款费率的违法违规行为后,共有人保财险、平安财险、太平财险、国寿财险、永安财险、大地财险、阳光财险、北部湾财险等8家法人财险公司旗下合计26家计划单列市和地市级保险机构,被叫停了商业车险业务。

究其原因,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是通过给予或承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利益变相突破报批费率水平,保险公司通过代理人或业务员返还现金的方式比较普遍;二是,通过虚列其他费用套取手续费变相突破报批手续费率水平,保险公司通过虚列宣传费、劳务费、咨询费等费用科目来套取手续费的方式比较普遍;三是,费用数据不真实,保险公司向中介机构承诺支付高于报批水平的手续费率,但不及时入账。

上述9地银保监局对26家地市级保险机构车险业务釆取的监管措施情况如下:山东银保监局叫停5家,河南银保监局叫停5家,浙江银保监局叫停4家,广西银保监局叫停3家,四川银保监局叫停3家,安徽银保监局叫停2家,青岛银保监局叫停2家,新疆银保监局、山西银保监局各叫停1家。

多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商业车险改革中,无赔款优待系数等引进,使得综合赔付率下降,转而在成本管控、分摊上的优势放大,具有更大空间投向前端费用。

8家公司负责人被监管谈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