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税务:开发支出与研发支出,一定要搞清楚

图片 2

在最近几期的《策略一周回顾展望》中,我们反复向投资者传递成长龙头中有一定技术壁垒且研发驱动的公司开始具备选股价值。在本篇报告中,申万宏源策略行业比较小组综合企业研发支出的会计处理和研发支出占营收比例逐年提升两个角度为投资者精选了未来业绩可能高弹性的组合,供大家参考。

吉利的研发去哪了?来自F_Free的原创专栏

有些初学小伙伴会被“开发支出”和“研发支出”两个科目的使用搞糊涂,现一起梳理一下这两个科目的核算内容:

   
企业研发费用究竟费用化还是资本化存在主观性。我国会计准则规定企业研发过程可划分成前期研究和后期开发两个阶段,研究阶段的开发支出必须在当年全部费用化进入损益表,而开发阶段的费用如果符合5
个条件,就可以资本化进入当期资产负债表中的“开发支出”科目,当相应的项目开发完成达到可投放市场销售的时候,相关费用再从“开发支出”科目进入到“无形资产”科目,并在未来几年内全部内摊销掉。在实务中,企业研发费用究竟费用化还是资本化还是存在主观性,一是由于研究与开发阶段难以严格区分,二是开发阶段的五个资本化条件的判断也存在主观性。研发支出资本化还是费用化很多时候是取决于企业经营者的主观选择。

$长城汽车$

开发支出:是反映企业开发无形资产过程中能够资本化形成无形资产成本的支出部分。

   
研发支出的资本化会计处理会多报告当期净利润,代价是企业多交税减少现金,同时经营现金流也被夸大。(1)我国税法规定,研发支出费用计入当期损益未形成无形资产的,允许以其当年实际发生额的50%抵扣所得税;研发支出费用形成无形资产的,按照该无形资产成本的150%在税前摊销。虽然开发支出资本化不改变税前现金流,但是企业因此多缴纳所得税,降低税后现金流,损害企业的内在价值。(2)开发支出资本化还影响现金流的分类。开发支出资本化时,相应的现金流在现金流量表中计入“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所支付的现金”项目,属于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开发支出完全费用化时,相应的现金流出在经营性现金流确认。因此,开发支出资本化夸大经营现金流。

昨日见讨论区里关于吉利研发支出的讨论,很多人都对此有深深的误解,那我就聊聊我对吉利研发的看法吧。

其在资产负债表中的填列方式是根据“研发支出-资本化支出”明细科目的余额直接填列的。

   
两维度看企业研发支出对各行业的业绩弹性。首先,我们希望筛选出来的公司研发支出/营收比较高且呈逐年提升的趋势,同时(研发支出/营收)/销售净利率越大越好(甚至销售净利率暂时为负也可以,这种公司后续业绩弹性大),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研发支出全部费用化和全部资本化的下企业利润差别很大,为此我们同时纳入了另外一个考虑维度:我们定义研发支出费用化比率=(当年费用化进入损益表的研发费用)/当年研发支出,这个指标越高表明企业会计处理相对保守,研发支出大部分在当期损益表里面计提了,研发的产品带来未来收入的高增长使得部分行业业绩具备一定弹性。按照这几条标准,我们筛选了前期企业研发支出提升可能带来未来业绩高弹性的公司(新上市公司可能会在首发上市第一年改变研发费用处理方法。为排除干扰,我们剔除2016
年后上市的次新股),包括:中兴通讯、欧菲光、蓝思科技、恒瑞医药、用友网络、立讯精密等。

吉利的研发费用分为两个部分:资本化的部分和费用化的部分

在实际业务中应了解企业“开发支出”具体的入账依据,包括研发立项审批资料、阶段性成果进展、是否存在已失效或已被新技术替代可能等,真正做到据实有效,而不是任由研发费用资本化成为调节当期利润的工具。

以吉利2017年年报为例。

研发支出:企业在研发无形资产的过程中发生的支出分为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对研究阶段和开发阶段发生的费用需区别对待:

资本化部分:

对于研究阶段产生的支出进行费用化处理;

图片 1

借:管理费用

吉利研发费用资本化的部分都放在无形资产里,年报140页,无形资产中的“资本化开发成本”133.1亿就是历年研发资本化的存量了,其中“新增”39.5亿就是2017年的资本化的研发费用,“年内摊销”11.47亿就是研发费用资本化之后的摊销数额,此部分会进入130页其他项目”中的“无形资产摊销”,从而影响利润表。

贷:现金等

图片 2

对于开发阶段发生的费用,不满足资本化条件的:

费用化部分:

借:研发支出–费用化支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