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II探营:额度租用政策破壁

  见习记者 田林 杭州、上海报道

  田林

  文华财经(编辑整理
刘阳阳)–据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20日报道,10月16日夜,证监会消息显示,9月份英国安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QFII资格,为今年获批的第12只,至此,我国已经有88只有资格的QFII,但经外管局批准额度的,为78家。

  10月26日,众多进驻中国的QFII的投资经理聚集在一起,他们巧借培训之机,私底下交流些政策动向信息及市场资金腾挪情况。

  10月16日夜,证监会消息显示,9月份英国安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获QFII资格,为今年获批的第12只,至此,我国已经有88只有资格的QFII,但经外管局批准额度的,为78家。

  

  国家外管局和证监会共同举办的“合格机构投资者外汇管理规定培训班”在杭州的一个会场举行。这个坐落在杭州钱江新城最老资格的高楼——杭州天元大厦这几天着实悬着众多与QFII相关机构的神经。这场培训将对10月10日外管局公布实施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进行详细解读。

  外管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外管局累计批准78家机构共157.2亿美元的QFII额度。今年前9月新增QFII额度就达22.77亿美元,同比增长54.37%。

    外管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末,外管局累计批准78家机构共157.2亿美元的QFII额度。今年前9月新增QFII额度就达22.77亿美元,同比增长54.37%。

  外管局的QFII新规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参与了额度租用方式交易的QFII又将何去何从?

  对于早已在中国大门外等候多时的境外机构投资者来说,QFII额度或将提升似乎是个不小的喜讯。然而,另外一个信号也同时被释放出来。

  

  额度租用的背后

  10月10日,外管局有关负责人提到,“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出台之前已发生转让、转卖额度行为的QFII机构,须向国家外汇管理局报告有关情况,自《规定》颁布之日起,必须停止转让、转卖额度的行为。”

    对于早已在中国大门外等候多时的境外机构投资者来说,QFII额度或将提升似乎是个不小的喜讯。然而,另外一个信号也同时被释放出来。

  培训交代了新政策出台的背景及注意要点。

  对QFII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据本报了解,今年10月份外管局和证监会共同提出停止额度转让的铺垫是,涉及QFII业务的两家监管机构,要合力深化外汇管理改革,完善跨境证券投资管理,而核心是,如何让更多的QFII参与到A股市场,同时又避免QFII成为A股市场的“庄家”。

  根据理柏数据,通过自己本身拥有的QFII额度在境外发行共同基金的,到9月份也只有27只,如在香港销售的香港JF(怡富)资产管理公司的“怡富先锋A股基金”。

    10月10日,外管局有关负责人提到,“对《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出台之前已发生转让、转卖额度行为的QFII机构,须向国家外汇管理局报告有关情况,自《规定》颁布之日起,必须停止转让、转卖额度的行为。”

  “市场常常关注QFII的进出,而且也经常看到QFII投资到一只股票数日后,股价狂飙的情况。新政策出台,我们的理解是,监管层希望这个市场更加规范化。”一位与会QFII机构的人士表示。

  当然,“大部分的QFII不一定以发A股共同基金的形式存在,而是有各自的投资途径。”理柏中国大陆及台湾研究总监冯志源曾向本报表示。

  

  根据外管局统计数据,今年前9月新增QFII额度就达22.77亿美元,同比增长54.37%。“若不明文规定停止转让、转卖额度的行为,有可能造成少数投资公司操纵股价的局面。”他表示。

  本报记者多方调查发现,事实上,已获额度的QFII中存在着另外两种生存模式:其一,部分QFII将其获批的额度租用给其他投资公司,如目前额度最大的QFII瑞士银行;此外,部分没有额度或者额度不够用的QFII,则通过租用其它机构额度的形式进行投资。而拥有QFII额度的机构投资A股后,会做成一种参与性票据(简称Pnotes)卖给其他投资公司。

    对QFII来说,这意味着什么?

  “这次培训,让我们比较确定的一点是,我们之前的额度租用模式属于额度转让的范畴。”一家英国QFII机构的负责人表示。

  渠道的优势

  

  然而额度租用背后,实际上另有深意。

  摩根富林明JF大中华基金总经理叶义信14日向本报表示,“提升额度对于QFII来说肯定是一个利好消息,这说明中国政府有意增大境外投资者在A股市场的投资资金。但中期来看,从8亿美元增加至10亿美元,再加上申请额度需要过程,所以不会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根据理柏数据,通过自己本身拥有的QFII额度在境外发行共同基金的,到9月份也只有27只,如在香港销售的香港JF(怡富)资产管理公司的“怡富先锋A股基金”。

  在QFII眼中,证监会在发放QFII资格的时候首要考虑的是,是否能让A股市场更加国际化和开放。“否则投资者太单一的话,上海何以成为国际化的金融中心呢?”另一家欧洲QFII的负责人笑着说。

  尽管JF不能透露他们打算增加多少,但确定的是,他们已经开始申请增加QFII额度了。

  

  而外管局关注的则是进入市场的资金量有多少、是否稳定,他们是从这个角度出发来审批额度。但不同的投资机构,实际上投资欲望和投资能力并不协调。

  JF某基金介绍材料中表示,“尽管在香港市场有若干A股基金,但并非所有基金都有自己的额度投资A股市场,这些不具备QFII额度的基金只能通过投资于参与性票据,或者向其他机构购买投资配额。”

    当然,“大部分的QFII不一定以发A股共同基金的形式存在,而是有各自的投资途径。”理柏中国大陆及台湾研究总监冯志源曾向本报表示。

  外管局明确表示,QFII制度主要是鼓励境外中长期机构投资者在境内进行证券投资,因此,在额度审批上优先考虑养老基金、保险基金、共同基金、慈善基金、捐赠基金、政府和货币管理当局等类型机构投资者的申请。

  该公司称,通过票据方式进入A股市场的投资公司,不能提供完整的选股范畴,且有可能涉及交易对手和流动性的风险。而另一类通过向其他机构购买配额投资的机构,则会增加投资成本,从而削弱投资回报。

  

  “这样的直接结果是,有投研能力并且有投资需求的资产管理公司并不一定能获得额度,或者获得较高的额度,这是催生QFII额度租用形态的根本原因。”上述人士表示。而在监管层面,证监会也只是对拥有QFII资格的机构进行监管,但对于通过租用了QFII额度的投资公司,其实并没有纳入监管范畴,他续称。

  “现在很多人想投资中国,就是没有渠道。所以,渠道是一大优势。”一家英国知名QFII人士称。

    本报记者多方调查发现,事实上,已获额度的QFII中存在着另外两种生存模式:其一,部分QFII将其获批的额度租用给其他投资公司,如目前额度最大的QFII瑞士银行;此外,部分没有额度或者额度不够用的QFII,则通过租用其它机构额度的形式进行投资。而拥有QFII额度的机构投资A股后,会做成一种参与性票据(简称Pnotes)卖给其他投资公司。

  新身份微妙求解

  但在他看来,像JF一样专门设立一支中国A股的投研团队,本身就需要一定的成本。“在国外有一些新兴市场或全球配置的基金,实际上只有非常小的份额投资在A股,但为此而花几年时间申请QFII资格和额度,并设立专门的投研团队,不太现实。”他解释道。

  

  对于租用了他人QFII额度进行投资的公司,实际上也开始为自己的微妙身份寻求新的注解。他们认为,在外管局没有针对不同机构的弹性需求适当调整审批政策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只能寻找另外一种变通的方式。

  例如,一只规模为7.92亿美元、在香港发行的贝莱德新兴市场基金,尽管在中国投资只占15.7%,但按比例也有1.24亿美元投资在A股。

    渠道的优势

  “这只意味着,我们要与托管行花旗、我们最大的额度租用行瑞银,三家要坐在一起研究下一步的对策了。”上述欧洲一家QFII人士表示。

  “因为是新兴市场的基金,所以资产配置非常分散,诸如印度和台湾地区,我们都是通过在Pnotes系统上买结构性债券的方式持有这些市场的股票。”该公司一位基金经理向本报透露。

  

  对于热门的中国资本市场,QFII额度的稀缺性诱发了更多机构的兴趣。“我们会尽快申请新的额度。”瑞银集团董事总经理、中国证券部总监袁淑琴在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据了解,其他一些QFII也要申请增加额度。

  记者发现,在美国基金市场上,涉及到中国A股投资的基金,主要有亚太(日本除外)及分散新兴市场两类。根据美国晨星网10月16日的数据,今年年初至今,这两类基金分别以63.57%以及70%的收益率在基金排名中卓尔不群。根据不完全统计,在亚太(除日本)股票市场的148家基金中,过半数为主投中国的基金。

    摩根富林明JF大中华基金总经理叶义信14日向本报表示,“提升额度对于QFII来说肯定是一个利好消息,这说明中国政府有意增大境外投资者在A股市场的投资资金。但中期来看,从8亿美元增加至10亿美元,再加上申请额度需要过程,所以不会出现立竿见影的效果。”

  “最近很多客户的需求我们都无法满足。”袁淑琴解释,“当然我们每次都会根据实际需求去申请,因为消化这些额度需要时间,并且资金要在6个月内汇进来。”

  然而,这些主投中国的基金只有3家是已获QFII投资额度的公司,分别是荷兰安智银行、摩根大通和哥伦比亚大学。另外如邓普顿资产管理则是曾获得QFII资格但放弃获得额度,而联博则是已经获得QFII资格而没有额度。

  

  袁淑琴曾表示,瑞银背后有很多类型的机构客户,他们在没有达到QFII申请资格、或者还需要进一步熟悉中国市场的时候,通常会选择通过瑞银进入A股市场。

  在亚太(日本除外)基金当中,跑得最快的是一家不在QFII名单之列的Dreyfus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Dreyfus
新兴亚洲基金,年初至今收益率超过127%。而其另一只Dreyfus大中华基金年初至今收益率也超过96%。

    尽管JF不能透露他们打算增加多少,但确定的是,他们已经开始申请增加QFII额度了。

  对于投研能力和投资需求较强,但名气逊于大行,或不是外管局优先考虑的投资公司来说,与大额QFII合作在短期内仍是主要的方式。

  Dreyfus是纽约梅隆银行的下属资产管理公司,但并未获得中QFII资格和额度。

  

  据了解,在拥有额度的QFII机构当中,花旗银行、德意志银行的ETF指数基金,新华富时A50
中国指数基金以及标智沪深300中国指数基金,这些基金的实际管理者都是另外的资产管理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哥伦比亚大学已获得QFII额度,但其发售的基金规模已明显超出了投资配额。

    JF某基金介绍材料中表示,“尽管在香港市场有若干A股基金,但并非所有基金都有自己的额度投资A股市场,这些不具备QFII额度的基金只能通过投资于参与性票据,或者向其他机构购买投资配额。”

  “我们也很有可能的用类似的方式与大额QFII合作,不过我们也还在想其他的形式。”上述英国QFII表示。

  数据显示,哥伦比亚大中华2009基金的资产配比中,股票配比为98.4%,投资A股的份额为64.2%,为0.9亿美元;而另一只哥伦比亚新兴市场基金的资产配比中,股票为98.5%,投资A股的份额为15%或0.35亿美元,仅这两只基金在A股的投资金额,就已超出其1亿美元的QFII额度。

  

&nbsp&nbsp&nbsp已有_COUNT_条评论  我要评论

  有趣的是,哥伦比亚大中华基金成立的时间是2005年5月19日,比该公司2007年获得额度的时间早了两年。

    该公司称,通过票据方式进入A股市场的投资公司,不能提供完整的选股范畴,且有可能涉及交易对手和流动性的风险。而另一类通过向其他机构购买配额投资的机构,则会增加投资成本,从而削弱投资回报。

&nbsp&nbsp&nbsp&nbsp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Dreyfus资产管理公司并没有避讳其投资渠道的方式。该公司称,“我们旨在投资中国的A股市场,并通过购买银行、券商和其他金融机构所发行的参与性结构性票据的方式来投资。”

  

相关文章

Leave a Comment.